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胡德平簡介
·2004年4月3日魯..
·鳳凰獨家專訪胡..
·胡耀邦的夫人李..
·胡耀邦與被投冤..
·胡耀邦的祖父母
·胡耀邦胞兄探親..
·耀邦家人情況
·胡耀邦的三子一..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耀邦家庭 >> 耀邦家庭
李昭奶奶兩周年祭
作者:王志勇      時間:2019-03-11   來源:
 

按:3月11日是李昭奶奶離開我們兩周年的日子。這個時節,一步入會計司25號院的大門,就難免觸景生情,奶奶的音容笑貌總是那么真切地浮現在眼前。走到奶奶的房間,屋里靜悄悄、空蕩蕩的,只能聽到屋外的鳥鳴聲,倚在窗前,思緒已被哀傷占據,往昔的點點滴滴不禁涌上心頭。在李昭奶奶的忌日,就用文字點燃心中的那盞花燈,寄托我的哀思。

          

三月,已有春天的氣息,鳥兒如約從各處飛來,依舊在李昭奶奶屋前的那幾棵樹上棲息鳴叫,與映射到屋里的陽光應和著,提醒屋里的主人,花枝招展的春天來了。

三月,每年在大門口門樓下筑巢的燕子又要從南方歸來。都說燕子戀人,也戀家,在誰家筑了巢,來年春天必定不遠萬里,繼續回來歸巢,每年的春天周而復始。它們已然是李昭奶奶的老鄰居,但凡哪年春天歸來晚了,奶奶心里總是惦念著,“今年這燕子怎么還沒飛來呀?”似在問我們,又似在自言自語。

長期在紡織業工作,倡導“服裝業要呈現新面貌”的李昭奶奶著裝總是既漂亮又雅致。每年的這個季節,她一定會身著亮麗的衣服,走出屋子,在庭院里聽鳥兒歡快吟唱,看春燕銜泥筑巢;她也如農民春耕一樣,開始在庭院里忙碌,收拾、裝扮這個家。

這是怎樣的一個家呢?這是一個普通的家庭,有普通人的兒女情長,油鹽瑣事。這又不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因為這個家里的主人歷經革命征程,他們把國家重任擔在了肩上,他們是國家的脊梁,這是一個既平凡又偉大的家。

就是在這個家里,李昭奶奶在忙碌自身工作之余,不知轉了多少件要求平反、落實政策的信件給胡耀邦總書記和政府部門,不知有多少素不相識的人扣響過這個家的門,或訴說自己的遭遇,或表達自己的謝意。

據當年的工作人員回憶:一年寒冬,有一個來自東北,名叫寶田的人因文革期間給領導提意見,遭受打擊報復,被判入獄,文革后出獄就開始上訪。在大雪天來到李昭奶奶家門口反映問題,在天寒地凍的冬天人都凍僵了,警衛戰士發現后,把人抬進門喂了熱湯才慢慢緩了過來。李昭奶奶囑咐拿點饅頭吃,不能讓餓著肚子,并留下了他的信轉給了相關部門,解決了他多年懸而未決的問題。問題得到解決的寶田高興的無法言語,站在大門口給每一個人挨個鞠躬作輯。

這樣的例子在那個年代,在這個家里已是平常之事。胡德平在《回憶母親——李昭》一文中提到:“全國結束文革,……其中一項工作就是正確處理文革及歷史上許多遺留問題,……沒有想到北京紡織局,東單三條三十三號的門口竟成了第二信訪站。那時每天母親步行上班,……路不算遠,但總有一些人,一碰面就塞信給母親,一句話也不說,扭頭就走。有的寫信人把她的名字寫成李超、李姣、李招、李照,看來都是一些和母親沒有任何個人關系的基層群眾,當然也有要求面談的人。……母親理解大多數上訪人員的心情和處境,總是盡可能地把收到的信轉送有關部門,或和來人面談,特別重要的信她送給父親也是常有的。” 在紡織局工作時李昭奶奶的信最多,有時一天上百件,主要是冤假錯案。對此,李昭奶奶說:“我想他們給我信和材料,是對我的一種信任,我應該負責。”就這樣,一句信任,成為了一種責任。

就是在這個家里,李昭奶奶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總書記夫人身份出現在外交場合,那是1984年3月24日。

1983年11月胡耀邦總書記訪日時,中曾根康弘曾設家宴招待。根據國際外交禮儀, 84年3月,時任日本國內閣總理大臣中曾根康弘來華訪問,作為總書記的胡耀邦同樣要在家設宴招待,進行家庭式地交流。就這樣,李昭奶奶作為總書記夫人在自己家里出現在了國際外交場合。

除了這一次家宴,在胡耀邦擔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后,李昭奶奶從來沒有陪同出國訪問或參加國內視察活動,也沒有以總書記夫人身份參加過社會活動和亮相于公眾媒體。

就是在這個家里,李昭奶奶在剛滿60歲時,毅然決定退出北京市紡織工業局黨委書記兼局長的領導職務。原因是耀邦總書記從新老干部交替的長遠考慮,從年輕干部的培養出發,希望李昭奶奶能從第一線的工作崗位上退下來,為年輕干部做些咨詢輔助工作。

胡德平在《回憶母親——李昭》一文中深情回憶到:“說句老實話,母親的心理準備不足,但她仍能理解父親的考慮,聽從了父親的建議,1983年退出了北京紡織局的工作崗位。”

就是在這個家里,李昭奶奶關愛、記掛著遠在鄉下的親人。李昭奶奶的表侄湯善志到現在還記得收到表姑匯款時的興奮勁兒,也還記得表姑寫信要求他“在工廠里努力工作,不能占公家便宜”的話語。這不是簡單的一句話,而是李昭奶奶一直以來的行事要求,對親人更是對自己。

據在原北京紡織局工作的仲建春老人回憶:當時“北京市領導擔心李昭安全,派了一輛車接送她上下班。李昭說:‘我不能占公家的便宜,每月要交汽油費。對自己嚴格點好,就應該是這樣。’油費每月從她自己工資里扣。從1981年12月到1983年7月,到李昭退居二線,交了19個月汽油費。” 湯善志也回憶,有一年在北京,李昭奶奶給了他一張戲票,讓他一起去看戲,可把從小喜歡看戲的他高興壞了。本想著搭奶奶的車一起去的,結果奶奶告訴他路線讓他自己去,不允許他搭公車。給他原本高興的心情潑了冷水。

就是在這個家里, 1989年那個灰色的春天,在李昭奶奶 “耀邦,你又回家來了”的呼喚聲中迎回了耀邦總書記的骨灰。當時李昭奶奶率子孫舉行家祭時,說了這樣一段十分動情地話:

耀邦:你和我們永別了,盡管我覺得你還和往日一樣,同我在一起一個東邊一個西邊地看書,你卻走完了自己革命的歷 程,到了你應該去的地方。前幾天,孩子們在我面前不敢哭, 我對他們說,你們找個地方放聲哭吧,哭了,可以抒發胸中的郁悶,哭了,心里就可以平靜些了。 耀邦,你光明磊落,無私無愧,你是一個無愧的共產黨員。你活著想著人民,你死了人民想念你,人民同你一起喜怒哀樂。人民這幾天都在悼念你,送你的靈車你看見了吧,人流似水三十里,天涯何處不招魂!人民同你的心是相通的。我看到了人民對你的懷念,我很受感動,我感到安慰。假如你有靈的話,我想你也會含笑九泉…… 你得到了多少人民的眼淚呀。靈車到處肝腸斷,無限哀思悼忠魂,人民事業人民愛,革命自有后來人(失聲痛哭)。 你死了不能復生,這是自然規律,但是,人民會永遠懷念 你的…… 有人說,你是火炬,有人說,你是紅燭。我說,紅燭伴隨 紅淚盡,留得余輝照人間,你人死了,精神不死,你的理想一 定能為人民群眾接受。人生自古誰無死,忠魂丹心慰后人,你 的忠魂丹心路人皆知,你的余輝和宏偉遺愿同照人間。人民對你的無限悲痛,人民對你的真誠哀思,將化為巨大的力量。他們會記著你的音容笑貌,記著你的忠實理想和你從事的宏偉事業,努力學習,努力工作,好好勞動,為我們的國家、民族振興出力! 耀邦,你是農民的兒子,還應該回到祖國母親大地的懷抱。黨中央已經同意我給你的安排了,你會高興的。我們將把你送到江西共青城墾殖場。那里木已成林,人已成才,荒灘已逐漸成為現代化的小城鎮。古代將領出征時常說,青山處處埋忠骨,何必馬革裹尸還。我們也說,青山處處埋忠骨, 何必都進八寶山呢?讓你同那里的青山、紅梅和堅強的共青 人一起存在。 你的理想同你種的樹和草一樣,都在茁壯成長,都會結出 豐滿的人民需要的果實,你會在青山綠樹叢中長存,我們一家 感到安慰,你也會含笑九泉……你的靈魂會保佑我們的事業興 旺發達的。 耀邦,我對孩子們說,黨的事業,你爸爸的榜樣,讓你媽媽懂得了自立、自重、自愛、自強。你常說,革命伴侶豈需朝朝暮暮,年輕夫妻為理想比賽、共勉;對家庭的感情淡淡的——來日方長,對黨的感情濃濃的——人生有限。你的少年 壯志,終生力行,對我教育至深。我沒有辜負你,我是你無愧的妻子。我教育我們的孩子,你們要無愧地工作,勤奮地學習, 健康地前進,不準走歪一步,要無愧于這個家庭,無愧于做耀邦的子孫。悲痛四月送君去,家庭五月新長征。新長征是你在科學院提出的。5 月 1 日以后就得工作了,我們的孩子都要記住,努力工作就是對你最好的悼念。

耀邦: 獨秀紅梅隨冬去,

落絮細雨泣無聲。

人生自古誰無死,

忠魂丹心慰后人。

耀邦:人民理解你,你安息吧!

(《胡耀邦(1915—1989)》)

多么深情的話語!回家了,放聲哭吧,哭天,哭地,哭耀邦,哭跟普通人家一樣有擔當的丈夫,哭跟普通人家一樣負責任的父親,哭跟普通人家一樣慈祥的爺爺……

2017年3月11日,就是在這個家里,絡繹不絕的人們前來悼念李昭奶奶,李昭奶奶的遺像披上了黑色的布幔,安放在客廳北墻上。國家領導人來了,生前好友來了,鄉下樸實的親戚來了,左鄰右舍的鄰居來了,素不相識的也來了,默哀、跪拜、痛哭,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祭奠著這位可親可敬的老人。每天前來悼念的有三四百人,花圈從靈堂到院子里再延伸到胡同里,無不寄托人們的哀思。

在八寶山開完追悼會后,李昭奶奶的骨灰又一次回到了這個家。長子胡德平手捧著骨灰盒,奶奶生前全部工作人員從大門口一直排到了靈堂,眼里都噙著淚水,肅穆,深深地鞠躬,迎接奶奶回家。

在胡德平率子女敬獻的挽聯上寫著:母親像本家書,值得永遠閱讀。是呀,這是多么厚重的一本書呀,足夠一生去品讀!這點兒零散的記述文字未及翻開這本書的一個小角兒。

又是一個三月,院子里的花兒吐露出了花骨朵,準備迎著春風綻放美麗,小鳥兒已在奶奶屋前的樹上唱起美妙的曲子,打開門窗,依舊讓這鳥鳴聲與春光應和,在這空蕩蕩的屋子里回響、映射。

春燕依舊會回來筑巢,只是,少了老鄰居的相伴。

2019年3月8日夜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李昭奶奶兩周年祭
錢江:在胡耀邦李昭家中吊唁李昭...
李昭阿姨的辭世,讓我們再次想起...
劉喜成:悼李昭(詩詞三首)
王天怡:杰出戰士的家國情
五絕 悼念李昭仙逝
送李昭兼懷耀邦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黑龙江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