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與《“一..
·沈寶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輕的..
·胡耀邦與蘇區青..
·“吾愛吾師,吾..
·“吾愛吾師,吾..
·胡耀邦與有關“..
·胡耀邦黨建思想..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耀邦研究 >> 生平與思想研究
胡耀邦與五個“一號文件”
作者:      時間:2019-01-10   來源:
 

想方設法讓農民先富起來,在中國是重中之重。胡耀邦特別關注“三農”問題,他深信只有把政策搞對頭,農民才有積極性,只有發展生產,促進農業結構改革,把農村經濟搞活,農民才能富起來。胡耀邦主持中央工作時期,五個“一號文件”極大地促進了農村經濟的發展和農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把政策搞對頭,農民才有積極性”

中國是一個農業大國,農村經濟的發展狀況,直接關系到8億農民的溫飽,關系到全國10億人口吃飯的大事,關系到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問題。新中國成立后相當一段時間受到“左”傾錯誤思想指導和影響,盲目追求“一大二公”的“社會主義集體化”和“公社化”,強迫“擴社并隊”,大搞“窮過渡”;而“堵資本主義路”的階級斗爭在廣大農村時起時伏,沒收自留地,亂砍家庭副業,“割資本主義尾巴”席卷家家戶戶的豬圈、雞籠;片面強調“以糧為綱”,林、牧、副、漁各業,經濟作物都受到排擠。農民缺吃少穿,相當多的地方基本沒有改變貧窮落后狀況。

“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鄧小平在重新思考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問題時,農業、農村和農民問題是他特別關注的問題。早在1977年11月,他在廣州視察時,聽說有的地方規定不允許農民多養鴨子,嚴肅地指出:“說什么養幾只鴨子就是社會主義,多養幾只就是資本主義,這樣的規定要批評,要指出這是錯誤的。”1978年2月,他在聽取四川匯報工作時又提出要從政策上解決問題,指出:農民一點回旋余地沒有,怎么能行?農村政策、城市政策,中央要清理,各地也要清理一下,零碎地解決不行,要統一考慮。自己范圍內能解決的,先解決一些,總要給地方一些機動。這年9月,他在東北視察時又強調:“不恢復毛主席樹立的實事求是的優良傳統和作風,四個現代化沒有希望。我們要根據現在的國際國內條件,敢于思考問題,提出問題,解決問題。千萬不要搞‘禁區’。‘禁區’的害處是使人們思想僵化,不敢根據自己的條件考慮問題。一個公社有自己的條件,有自己的情況,一個大隊有自己的條件,有自己的情況。有一般,也有特殊,大量的是特殊,重要的是要根據自己的特殊情況考慮問題。”他還指出:“要教育所有干部開動腦筋,實事求是,提出問題,解決問題。只憑上級指示或中央發的文件,或省里補發的文件,能解決所有具體問題嗎?要提倡、要教育所有的干部獨立思考,不合理的東西可以大膽改革,也要給他這個權。”在年底舉行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前的中央工作會議上,鄧小平進一步明確提出:“如果現在再不實行改革,我們的現代化事業和社會主義事業就會被葬送。”從而大大解放了人們的思想,為農村改革指明了方向。

熟悉農村情況和農業問題的胡耀邦,對農村問題也深為憂慮。1978年11月的中央工作會議和隨后舉行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對恢復和發展農村經濟,給予了極大的關注,準備通過兩個文件:《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和《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胡耀邦看了提交會議審議的這兩個文件的草稿,感到沒有擺脫“左”傾錯誤的條條框框,嚴重脫離我國農村實際。他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許多人包括一些負責干部不敢正視農村一系列嚴重問題的癥結所在。他在發言中強調要解放思想、突破框框,正視我國農業現在存在的問題,提出解決問題的政策措施來。他認為,如今發展農業,主要還是靠農民和基層干部的積極性。勞動者的積極性永遠是第一位的。籠統地說“集體經濟就是好”,那是抽象的分析方法;集體經濟如果辦得不好,就不能充分發揮農民的積極性,那就根本沒有什么優越性。此后不久,胡耀邦在一個會議上講到發展農業生產時說:在我看來,這十幾年之所以沒有搞好,去年也進步不大,我覺得主要是政策不對頭。最大的問題就是“大批資本主義”批壞了,把社會主義農業政策破壞了。什么是資本主義,什么是資本主義尾巴,分不清……在我看來,今年真正把政策扭轉,生產隊有了自主權,集體的和個人的積極性就能調動起來。沒有積極性搞什么生產?

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擔任中共中央秘書長的胡耀邦,直接指導和督促把這兩個文件修改好,尤其是對《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草案)》進行了重新改寫,于1979年1月11日以草案的形式發給全國各地農村社隊討論試行,并要求各地提出修改意見。這兩個文件比較實事求是地指出了我國農業生產的落后狀況,開始總結多年來農業發展正反兩面的經驗教訓,明確指出要認真糾正農村工作中長期存在的“左”傾錯誤,糾正生產管理的“大呼隆”和分配上的平均主義,把農業盡快搞上去。文件規定了25條發展農村生產的政策措施,強調要尊重生產隊的自主權,按照群眾利益辦事,因地制宜搞好農、林、牧、副、漁各業生產,貫徹按勞分配原則,縮小工農業產品的差價等等,受到廣大農民和基層干部的熱烈歡迎,說這是強國富民的好文件。文件規定了三個“可以”:“可以按定額記工分;可以按時計工分加評議;也可以在生產隊統一核算和分配的前提下,包干到作業組,聯系產量計算勞動報酬,實行超產獎勵”的分配辦法,正面觸及了包干到組、聯產計酬責任制這個敏感問題。但當時畢竟尚處在撥亂反正初期,對于農村如何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仍在探索之中,以致文件中還是有“不許分田單干,不許包產到戶”的規定,留下了歷史的痕跡。后來在這年9月四中全會通過這一文件前,當時在安徽支持農民包產到戶的安徽省委第一書記萬里向胡耀邦提出:“文件中不要‘不許包產到戶’了吧!”胡耀邦說:“他們起草人都不同意,我再去做做工作。”結果把“兩個不許”改成一個“不許”、一個“不要”:“不許分田單干”“不要包產到戶”。

促進農業結構改革,把農村經濟搞活

1984年,是中國農業高速發展的一年。億萬農民和廣大基層干部,在第三個“一號文件”的鼓舞和指引下,革新創業精神大為高漲,廣開生產門路,熱心發展商品生產。聯產承包責任制的進一步發展,推動了許多地方的勞力、資金、技術的流動和合理結合,使各種專業戶如雨后春筍般產生和成長,商品生產大為發展;城鄉之間互相結合、協調發展的局面也開始呈現。這一年,農村經濟全面增長,令人驚喜不已的是糧食產量達到8142億斤,人均790斤,第一次達到世界人均水平;棉花1.2142億擔,人均11.8斤,超過世界人均水平;林、牧、漁各業的增長速度更高,各種農產品的產量都創造了歷史最高紀錄,農產品的商品率達到53%,標志著我國農村經濟正在開始從自給半自給的小農經濟向商品經濟發展,包括鄉鎮企業經營的工、商、副業在內的農業總產值,比上年增長19.5%,超過了工業總產值的增長率(14%),中國農業現代化的步伐加快了。

不斷完善和發展聯產承包責任制,堅持決不放松糧食生產、積極發展多種經營的方針,帶來了農村經濟的高速發展和連年豐收。胡耀邦對于發展多種經營一直是特別關注并大力倡導的。就在討論通過第三個“一號文件”的中央書記處會議上,他說要讓農民盡快富起來,我們的政策就要積極扶持和支持農民發展多種經營,調整農業產業結構,促進商品生產。他的意見,獲得萬里等許多人的贊同,在文件中多處得到了體現。會后,他去四川調查,又進一步闡述了這個觀點。1983年12月26日,他在聽取四川省委和重慶市委負責人的工作匯報時說:一個時期有一個時期的政策。政策是無止境的,政策的威力是無窮的。農業責任制向前發展,必然要有新的政策,用政策調動人們的積極性,是一個根本問題,是無止境的。當前,發展專業戶,發展小城鎮,就是個大政策。公安、糧食部門不要把戶口卡得那么緊,現在時代變了,有一部分農民逐步轉到集鎮去,這不亞于農業責任制。這個前途是無量的,是發展社會主義商品生產、促進農民富裕的一大政策。如果說農業責任制5年見了效,還要堅持下去的話,發展專業戶、發展小城鎮是繼農業責任制之后的又一個大政策,是農業持續發展的又一個大政策,是生產力的又一個大解放。

發展商品生產,不是一般號召、發個文件就可奏效的,必須深入鉆研新情況,解決新問題。1984年4月上旬,胡耀邦到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考察訪問時,注意到疏通流通渠道對于發展商品生產、盡快讓山區農民富裕起來至關重要。他對當地干部說,馬克思講的商品生產的四個環節中,流通是十分重要的,它可以促進商品生產的發展。疏通流通渠道,在農村就是要加速供銷社體制改革的同時,大力發展集市貿易,發展運銷、經營專業戶。集市貿易是農民自己的商業,也是最受農民歡迎的商業網點,它不僅可以促進商品交流,活躍市場,還可以和農民的文化娛樂、推廣普及科學知識、傳播信息、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建設精神文明等結合起來,因此一定要放手搞。政府有關部門要給予支持,保護他們的合法利益。人民政府為人民,只有幫農民找生產門路的義務,沒有限制人民搞生產的權力。他還援引唐朝陸贄在《陸宣公奏議》中說的“吝少失多,廉賈不處,溺近迷遠,中人所非”的話啟發大家,要大家看得遠些,著眼于整個農村、整個國家都富起來。

然而,胡耀邦等領導人在考察和各地匯報中注意到,在農村生產向商品經濟轉化中,還存在著種種不協調現象。例如農業生產還不能適應市場消費的需要,農產品數量雖然有所增加,但質量不高、品種不全,如糧食生產區都出現了“賣糧難”的現象,糧食收購部門“收不起、存不下、調不足、銷不掉”;而有些緊缺的物資,作為商品的流通渠道,并不通暢,“好的變爛、鮮的變臭、活的變死”;許多地方的生產布局和產業結構還有相當大的盲目性,不能發揮地區優勢,不能做到貨暢其流,許多貧困地區難以改變落后面貌。

在豐收的好形勢下出現這些問題,原因是多方面的,胡耀邦和萬里等人反復研究,認為國家對農村經濟管理體制的農產品統購統銷制度是一個重要原因。

統購統銷,是新中國成立初期開始實行的一項重要政策,對保障供給和穩定政局曾起過重大作用;但它也是與計劃經濟體制相匹配的制度,隨著生產的逐步發展,它阻礙農村商品生產和經濟效益提高的弊端也日益顯露出來,成為進一步深化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發展整個農村經濟的巨大障礙。

胡耀邦在和有關部門負責人研究討論農村工作時,幾次提出要穩妥地有步驟地徹底改革統購統銷制度,讓農民自由自主地出售自己的產品,包括到外地販賣多余的糧食。他對于當時人們把從事商業販運的農民稱為“二道販子”很是反感,在一次小型座談會上說:什么二道販子?是二郎神!農民手里有點糧食,不販賣糧食還有什么好賣!應當允許長途販運,應當幫助農民出賣余糧。還有一次他說:我們的國營商業糧食部門包不下來,這些農民長途販運,為疏通流通渠道作出了貢獻,他們不是二道販子,是二郎神!

1984年12月,一年一度的全國農村工作會議照例舉行。兩個月前,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討論通過了《中共中央關于經濟體制改革的決定》,明確指出“社會主義經濟是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為這次農村工作會議作了很好的思想準備。主持會議的萬里在題為《把農村改革引向深入》的講話中指出:過去我們長期物資匱乏,不得不沿用戰爭年代供給制的辦法解決經濟問題。人們腦子里留下一個深深的烙印,似乎搞經濟工作就是“統”,結果越統東西越少。如果我們能正確利用價值規律,發揮社會需要對社會生產的重大推動作用,市場就會搞活,東西不是越賣越少,而是越賣越多。他進一步指出,過去我們糧食是統得最死的,“一號文件”開了口子,在完成統派購任務的前提下,可以多渠道經營,結果國家收購的糧食不是少了而是多了。他說,應當善于運用價值規律同農民打交道,逐步改革原來的統購統銷制度。萬里的講話在會上引起了熱烈的反應。有些地方的干部說,中央想到農民心坎里去了。但是許多地方的負責干部擔心這樣是不是會亂了套?有的擔心如果允許糧食自由買賣,農民就會棄農經商,無人安心務農,導致天下大亂。經過熱烈的討論,大家贊成先取消糧食、棉花的統購,改為合同定購;生豬、魚等水產品和蔬菜也要逐步取消派購;其他統派購產品,也要分品種、分地區逐步放開。與此相適應,就要繼續貫徹決不放松糧食生產、積極發展多種經營的方針,大力幫助農民調整產業結構,扶持專業戶;要積極擴大城鄉經濟交往,進一步疏通流通渠道,發展小城鎮。總之,要進一步把農村經濟搞活,使農業生產適應市場的需求。

這次農村工作會議最后形成了《關于進一步活躍農村經濟的十項政策》,經過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批準,于1985年1月1日以中共中央、國務院的名義“中發[1985]1號”發出,是為第四個“一號文件”。

1546406417571094.jpg

深化農業經濟改革

1985年全國糧食總產量,在連續6年大幅度增產之后,驟然下降了500多億斤。其原因是復雜的。但那些原本不贊成和反對包產到戶的人,這時紛紛指責農村的改革,他們還擔心鬧糧荒、“糧價要飛漲”。

這個減產的苗頭,胡耀邦是先已覺察到了的。他在各地調查考察中注意到,糧食的連年增產,農業產值的大幅度上升,使得不少人盲目樂觀起來,以為我國農業基本上過關了,有些地方出現了忽視糧食生產的現象。許多地方的農民對于合同定購的糧價大大低于市場價格感到種糧吃虧,埋怨定購合同是“不平等條約”;現在不愁糧了,缺的是活錢,于是熱衷于搞工副業,而嫌種糧、種棉費力大、成本高、收益小,結果馬虎糊弄,大田甚至撂荒了。因此在1984年冬,他和有關同志商討農村工作時提出,在制定第四個“一號文件”時要重申“決不放松糧食生產、積極發展多種經營”的方針,要求各地繼續全面貫徹。1985年年初,他在中南海對來自河北保定的地縣委書記們的講話中說:我國農業的發展,應當向著種植、養殖、加工一條龍的方向發展。開頭的是種植業,首先是糧食種植,無論是主糧、雜糧,都不可忽視,都要增產;另外就是經濟作物的種植,同樣不可忽視。中間是養殖業,把種出來的東西盡可能多地轉化為飼料,轉化成為豬、牛、羊、禽的飼料。尾巴是加工業,把種植和養殖的產品拿來進行不同深度的加工。他指出,如果我們忽視種植、養殖、加工一條龍,而是一股勁地都去搞工副業,那么不要多少年,我們的農業可能要萎縮下去,這在某些經濟發達國家已有教訓。他們到一定時候就沒有多少人搞種植、養殖。所以要把這個問題預先提出來,以免貽誤。但是他的講話一時難以扭轉忽視種糧這一帶有普遍性的現象。

糧食減產了,應當怎么辦?胡耀邦認為,問題不是出在聯產承包責任制有什么毛病,也不是調整農業產業結構、發展多種經營、興辦鄉鎮企業的方向錯了,而恰恰是改革的不夠深入和不夠徹底所造成的,是在改革前進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只能用深化改革的辦法來解決,決不能退回到老路上去。事實上,盡管糧食減產這么多,仍能滿足城鄉供應的需要,根本沒有什么鬧糧荒或者糧價飛漲的現象出現。盡管合同收購使農民吃了虧,大多數農民也還是如數完成了。農民在連續增產的幾年中,幾乎家家戶戶都儲備有相當充足的余糧;而其他作物普遍增產,多種經營得到發展,鄉鎮企業越辦越好,使得農村社會總產值和農民收入仍有較大提高。這個事實有力地說明了這些年農村的改革,使得我國農業經濟正在沿著綜合經營、協調發展的方向發展,已經打下了穩固的基礎。

綜合以上基本情況,胡耀邦和有關同志研究后認為,應當讓全黨和全國人民充分看到:近幾年農業增長的罕見速度,主要是經過改革使原有的增產潛力集中迸發的結果。但是現在我國農村的物質技術基礎還相當薄弱,禁不起自然災害;農村經濟新舊體制交替過程中尚有不協調現象;城鄉改革匯合之后,各方面利益關系有待調節。這些復雜狀況匯合在一起,出現了糧食減產等問題。然而,只要把改革堅持下去,把黨的各項政策不斷完善和認真落實,就能解決前進中的問題,推動農村經濟持續穩定協調地向前發展。

為了盡快統一全黨和全國人民的認識,及早解決改革中的問題,中央決定提早召開一年一度的全國農村工作會議。1985年10月初,全國農村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由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院副總理田紀云主持。萬里出席會議并講話說:有些地方由于種種原因,部分農民種糧的積極性有所降低,但即使是這樣的地方,農民總的生產積極性并不低,要求致富的積極性并不低。這是整個農村經濟能夠不斷向前發展的重要條件。目前農村中出現的問題,大量的和主要的是由于對公有制基礎上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還缺乏經驗,從封閉的舊體制過渡到開放型的新體制,新舊體制并行過程中出現了眾多矛盾,以及人們的思想、習慣和工作方法不能在短時間內相適應這些情況造成的。這種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中同生產力發展不相適應的問題,只能靠堅持改革、深入改革去解決,而決不能遇到問題就退回到老路上去。萬里提出,要進一步改革農產品的派購制度,積極合理地調整農村產業結構,按市場需求安排生產。他說,由于多年來上上下下已經習慣了統購的一套做法,乍一改成合同定購,不少地方把協商變成了攤派,合同書變成了任務通知單。我們不能退回到統購的老路上去,而要堅持改革,改進和完善合同定購,進一步調動農民的積極性。

出席農村工作會議的人員敞開思想,擺出農村中的各種問題,深入進行分析討論。與會者特別對當前農村改革的基本形勢如何估量進行了熱烈的討論,最后取得了一致的認識,認為:我國農村在實行了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今年又在改革農產品統派購制度、調整產業結構方面邁出了重大的一步,成效十分顯著。最主要的標志是農村經濟搞活了。廣大農民為適應市場需求而生產的積極性日益提高,商品經濟的橫向聯系有所發展,一向比較薄弱的林、牧、副、漁業和加工服務業得到加強,農村正沿著綜合經營、協調發展的道路前進。農村經濟的持續上升,為整個國民經濟的改革和發展創造了良好的條件。實踐證明,農村改革的方針政策是正確的,必須繼續貫徹執行。

在對農村改革形勢的認識統一的基礎上,與會者對進一步深化改革提出了許多主張,共同的認識是:只要繼續落實政策,深入改革,改善農業生產條件,組織好產前產后服務,就能推動農村經濟持續穩定協調發展。當前要特別提出“進一步擺正農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的問題,引起各級干部的高度重視,千萬不能由于農業情況有了好轉而放松農業,也不能因為農業基礎建設期長、見效慢而忽視對農業的投資,更不能因為農業占國民經濟產值的比重逐步下降而否定農業的基礎地位。我們在實現四個現代化的過程中,必須力求避免出現農業停滯的現象。

農村工作會議最后形成了一個文件,胡耀邦主持中央書記處會議加以審議,認為這個文件正確分析了農村改革的形勢,明確了明年深化改革的任務,提出了解決問題的一系列措施,可以稍加修改后,作為草稿先發下去,以利于統一各級干部的認識,及早落實增加投入、加強服務、改善生產條件等各項政策和措施。這個文件也得到國務院常務會議批準。后來,這個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一九八六年農村工作的部署》于1986年1月1日以“中發[1986]1號”正式發出,是為第五個“一號文件”。

連續5年發了5個“一號文件”,對于中國農村經濟體制改革的指導和推動作用,是巨大的。它不但總結了億萬農民的偉大實踐和創造,而且引導億萬農民沿著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大步邁進。實踐已經證明,農村改革激起了億萬農民空前的積極性和進取精神,使我國農業生產和農村經濟獲得了巨大發展,也使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改革開放方針首先在廣大農村開始突破,有力地帶動了整個國民經濟的發展和城市乃至全國全面改革的進行。

1546406467504356.jpg

放開眼界搞農業

我國是一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讓全國人民吃飽肚子,一直是千百年來治國安邦的頭等大事。“糧食足,天下安。”“有糧則穩,無糧則亂。”“家中有糧,心里不慌。”這些民諺俗語,是多少代平民百姓傳誦的治家格言,也是歷朝帝王將相的安邦之策。但是兩千年的封建專制統治,使我國的生產力水平十分低下,困囿于小農經濟的農民終年勞頓,也常常食不果腹;連年頻仍的水旱災害和戰爭禍亂,更使千百萬人民流離失所,餓殍遍野。中國共產黨在新中國成立后,首先努力的目標是讓全國人民吃飽穿暖,于是在農業生產上提出了“以糧為綱,全面發展”的基本方針。這在20世紀50年代、60年代,對于動員廣大干部和人民把糧食生產放到第一位,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在貫徹實施中,由于“左”傾錯誤的影響,流于簡單化、片面性,實際上形成了“以糧為綱,其余掃光”的局面。在長達20多年的時光里,一個地區糧食產量的多寡,成了檢驗這個地區農業生產好壞的唯一標志,也成了衡量干部工作業績的主要標尺。尤其是在“合作化”“公社化”和“割資本主義尾巴”的聲浪中,搞林、牧、副、漁成了“不務正業”的歪門邪道,種植業的棉、油、茶、麻、煙、糖、菜、瓜,則被視為“脫離計劃”“擠占糧田”而遭冷遇甚至廢棄;至于不顧自然環境的生態平衡和水土保持而開山墾荒,圍湖造田,棄牧務農,毀林種糧,更是作為先進經驗、成功業績加以表彰和推廣。國家和集體的農業投資,也大多用于為糧食增產的各項設施上。結果,糧食的產量雖然有微弱的增長,但林、牧、副、漁和經濟作物均未有發展,油料至1976年還比1965年減少20%,棉花減少25%,整個農業生產受到極大的破壞,長期處于簡單再生產的境地,絕大多數農民仍然在貧困線上辛勞度日,入不敷出。據統計,1972年全國超支農戶占31.5%。

如何發展農業,如何增產糧食,如何使億萬農民吃飽穿暖富裕起來?這是胡耀邦一生都為之系念不已的大事情。胡耀邦從小就跟隨父兄勞作在阡陌之中,父老鄉親為溫飽而辛勤勞動的情景,深深銘刻在心頭。然而在人多田少的我國,光靠耕耘幾畝地,只能果腹不能企求其他。當年在貧苦的胡耀邦家,他的父親為了供他上學要交學費,不得不從30里外的文家市去一擔一擔地挑煤到東鄉的永和、古港,來掙得一點腳錢。鄉親鄰里種麻、種瓜、編篾等等家庭副業,也使胡耀邦從小看到以多種經營換取活錢維持生計的門路。他在新中國成立之初主政川北,以及20世紀60年代在湘潭、在陜西領導人民發展農業生產時,都十分強調在確保糧食生產的同時,要因地制宜發展多種經營。但是在“左”傾思潮的統治下,“以糧為綱”沖決了農業生產的方方面面,多種經營同資本主義畫上了等號,處處受到阻擋和壓制,農村經濟的路子越走越窄,百業蕭條,農民的生產勞動積極性受到極大壓抑。胡耀邦雖然竭力想要改變“以糧為綱,其余掃光”的局面,鼓勵大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發展多種經營,不要只想著人均只有幾分、一畝的耕地。但是無論是在湖南,還是在陜西,盡管基層干部和農民群眾由衷喜歡他的主張,卻都受到一些干部的批評和抵制。

早在為十一屆三中全會作準備的中央工作會議上,鄧小平指出:“當前最迫切的是擴大廠礦企業和生產隊的自主權,使每一個工廠和生產隊能夠千方百計地發揮主動創造精神。一個生產隊有了經營自主權,一小塊地沒有種上東西,一小片水面沒有利用起來搞養殖業,社員和干部就要睡不著覺,就要開動腦筋想辦法。”在農業生產問題的討論和文件的起草修改過程中,胡耀邦也極力主張要放開眼界搞農業,要充分利用各地的資源,放手發動農民群眾,因地制宜搞多種經營。在一次討論修改《關于加快農業發展若干問題的決定》稿的小會上,他動情地說:我懇求你們在決議上寫上兩句話:“祖國大地處處是生機,國家集體個人一齊上。”我們960萬平方公里大地上,陽光、氣候、土壤都不差,有平地,有山地,有草原,有水面,處處都是生機啊,可以搞糧食,可以搞經濟作物,可以搞油料。聽說青海省種油料,一畝地可以產三四百斤。許多地方可以種糖料。還有多少水面啊!我們國家的草原有43億畝。我們的國家多么可愛,處處有生機。

胡耀邦說,過去是我們的方法不對頭,應當提倡國家集體個人一齊上。有些問題要國家來抓,比如中央、省市直接掌握各種生產基地,糧食基地、漁業基地、油料基地、棉花基地、花生基地。比如搞糧食基地,搞友誼農場的辦法,只需20萬農業勞動力,一人種1000畝地,一畝地收400斤,這2億畝地一年就可以搞800億斤糧食。我們有了800億斤糧食,為什么還要每年每家每戶去征購,張三家20斤,李四家50斤。每年呀,12個月有8個月在忙著搞糧食,我們二十幾年來就干的這個事情。說什么領導農業生產,主要的經驗是向農民抓糧食,布置搞糧食。國家不搞那個基地,不搞漁業,不搞畜產品,不養牛、羊、雞,結果只好向農民派購,你這一家搞10個雞蛋,他那一家搞10個雞蛋,拿了個筐筐去,搞得農民怨聲載道。假使我們國家掌握了800億斤糧食,那些個都不要,或者大部分不要,留給農民自己,留給他們養雞去、養鴨去、喂豬去,熬糖去,行不行?公社、大隊、生產隊辦養豬場、養雞場,社員房前屋后種樹,種蘋果、養毛驢、養羊,行不行?我看行。讓農民集體和個人搞多種經營,東方不亮西方亮嘛。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胡耀邦與五個“一號文件”
我看耀邦平反冤假錯案
王明遠:大歷史看胡耀邦的貢獻和...
王長江:胡耀邦的人民觀
胡耀邦與十一屆三中全會
陳劍:高尚品德 后世楷模——談談...
沈寶祥:是“個人迷信”,還是“...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黑龙江11选5开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