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胡德平談中國夢..
·德平同志給史料..
·德平同志給史料..
·沒有原罪民營企..
·溫故知新 開拓..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耀邦同志在“真..
·中國民營經濟的..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綜合 >> 德平同志專欄
體制顛覆制度的一幕歷史悲劇 ——以蘇聯為戒,將改革開放事業進行到底
作者:胡德平      時間:2018-12-27   來源: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中國民(私)營經濟研究會在山西召開過一次座談會。全國政協副主席胡繩同志與會,他是著名的黨史專家。當時蘇聯的國家制度已經解體,在會上他自問自答:蘇聯解體之前究竟是不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他的回答,是!他說,一個徹底消滅了資產階級,而且同時又實行了公有制的國家。這不是一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又能是一個什么性質的國家呢?我認為胡繩同志說的對。但以后又想,蘇聯既然是一個美好的社會主義國家,為什么還會失敗解體呢?我認為這更是一個嚴肅的歷史課題:對“十月革命”的評價有多高,就要對蘇聯失敗的經驗教訓總結得有多深。后人應該認真思考。

 

一、前蘇聯的“國家社會主義”

 

蘇聯建國以后,確實給世界勞苦大眾帶來一個未來的理想世界,為人類歷史的新紀元開辟了一條自由解放之路。蘇聯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是由它的階級結構決定的,它沒有資產階級,其經濟制度是單純的公有制。但它又不是一個從成熟的資本主義母體中脫胎而出的社會主義。理想的社會制度還需要具體的運行體制去實現,更需要全體人民以主人翁的姿態努力建設社會主義。可是以后,蘇聯形成的各種體制出現的問題卻越來越多,一個致命的錯誤就是集權的政治體制、僵硬的經濟體制。對斯大林以后的外交,1974年鄧小平在聯合國大會上干脆冠以“社會帝國主義”的名號。我認為,這種體制可以概括一句話就是:“國家社會主義”。納粹德國并不消滅資產階級,它鼓吹的是極端的“民族社會主義”,和蘇聯的國家制度根本不同。

蘇聯的“國家社會主義”就是把國家作為經濟領域中唯一的所有者主體,壟斷著全國的資源(資本),蘇聯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實際上是國家所有制。在這種體制下,所有的工人、農民、知識分子都是國家的雇員,其中的農民連雇員都算不上。國有企業的領導人都是政府的委托代理人。當時負責制定蘇聯第一個五年計劃的“左派”官員費爾德曼有此名言:“無產階級成了生產的主體,可以在生產資料和消費資料之間任意分配自己的力量”。(吳敬璉《中國經濟改革進程》p.257)“任意分配自己的力量”就是國家計劃經濟最粗鄙也是最本質的表述。

列寧去世以后,蘇聯黨內曾發生過一次“工業化”的大論戰,被視為右派的布哈林實際不右,因為他主張延續列寧制定的“新經濟政策”。布哈林非常重視工農聯盟的重要意義,他說過:“農民的實際需求越大,我們的工業社會發展得越快,隨著農民經濟積累速度的加快,我們工業的積累速度也會更快。”被看作“左”派的托洛茨基,后來的歷史證明斯大林為首的中派,比他更“左”。論戰以斯大林的路線獲勝,反對派則以被處決或被放逐而結束。無論是二戰前還是是二戰后,蘇聯都把國民經濟的發展寄托在資本的積累和投資上,斯大林就明確說過:“積累是擴大再生產的唯一源泉”。(斯大林《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并將其“任意”定義為這是“馬克思主義再生產理論的基本原理”。其實這一定義并未逃出《資本論》中所說的范圍:資本積累的歷史趨勢是投資率的不斷提高和消費率的不斷降低。這正是資本主義行將滅亡的必然趨勢,遑論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甚者,蘇聯的國家計劃經濟又把投資率任意規定為不斷提高生產資料的投資率上,重工業的發展絕少為農業和輕工業服務,其核心又以軍事工業發展為主。斯大林去世以后,情況才有所好轉,但危機并未度過。

20世紀的歷史證明,資本主義采用了技術進步和效率提高的經濟發展方式,代替了以往主要是靠投資驅動的經濟發展模式。反而是把投資積累作為擴大再生產唯一源泉的蘇聯,一條道走到黑,最后在美蘇經濟較量中敗下陣來。經濟發展脫離了人民的需求,焉有不敗之理。

 

二、我國改革的“破”與“立”

 

我黨自1952年提出“過渡時期的總路線和總任務”,到完成社會主義所有制的革命,僅用三年的時間,便建立起不可撼動的公有制經濟和計劃經濟體制。正如厲以寧老師所言:“政企合一的國家所有制是(中國)企業傳統公有制的主要形式。”(《厲以寧經濟評論集》P.3)吳敬璉老師進而認為:“改革以前,整個中國經濟被組成一個列寧所說的國家‘辛迪加’”。(《列寧〈國家與革命〉》P.258)我國的經濟體制基本上學的是蘇聯的體制。一方面固然消滅了資產階級的所有制,另一方面國家掌握了一切生產資源和產品,人財物都由國家統一調配,產供銷的工業產品都由國家計劃掌控,階級消滅了,但工農、城鄉的二元結構使人們仍有等級身分的區別。

這種國家體制,使國家的權力過泛、過濫,毛澤東在批判“共產風”時曾做過這樣的比較:資產階級、地主階級“他們剝奪小生產者的方法比我們一些人‘高明’一點,他們是逐步逐步地使小生產者欠賬、破產,而我們一些人是一下子就把人家的東西拿過來”。人民公社“它不是白手起家的,是黑手起家的”。鄧小平說:斯大林嚴重破壞社會主義法制,毛澤東同志就說過,這樣的事情在英、法、美這樣的西方國家不可能發生。蘇聯的解體后,不是一般的資產階級上臺,而是國家權貴資本的上臺。對這種高度集權的“國家社會主義”模式,晚年的毛澤東并不滿意,他多次說過:“我們自己就是建立了這樣一個國家,跟舊社會差不多,分等級,有八級工資……一百年后還要不要革命?”(《毛澤東年譜(19491976)》第六卷)

1969年“文革”期間,胡耀邦同志在給毛主席的一封信中,即對我國全民所有制的國有企業的內容提出質疑:“害怕破除那個實際上并不存在的全民所有,反而落得個全民皆無,或者全民皆困;丟掉那個把人們頭腦縛得死死的空空洞洞的全民所有,倒反而能夠實實在在地比較迅速地使全民皆有,全民皆富。”(《中國為什么要改革》P.25)當時,黨內確有一批同志在努力尋找一條公有制經濟實現形式的道路。我國改革以后,董輔礽老師有一段心得文字傳之于世,我認為可以回答這句話,他說:以前的全民(國家)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可以稱為“共同所有制”。這種公有制的特點是這些單位的財產是這些單位成員的共同財產,而這些成員卻不是這些財產特定份額的所有者。現在已出現了一種公眾所有制,“它是指一個單位(企業、社區、團體等)是這個單位成員的共同財產,同時每個成員又是共同財產的特定份額的所有者。”(董輔礽《所有制與經濟發展》P.5)這不是就把空空洞洞的全民所有,變為實實在在的全民所有,全民共享的實現形式了嗎?1969年,耀邦同志當然沒有掌握現在股份有限公司、養老基金、投資基金的知識。1986年下半年,中央決定支持股份公司的試點,當時首先選擇的就是四川的國有企業。這是厲以寧老師告訴我的。對國有企業進行股份制改革,都是在尋求公有制的實現形式,也是改革既要“破”又要“立”的重要問題。

蘇聯的國家制度是一種不同于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制度,但其運行的國家體制卻是一種逐漸脫離人民的“國家社會主義”體制。這是一幕體制最后顛覆制度的悲劇。

 

三、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

 

改革開放初始,農民不但可以在集體公有的土地上行使自己承包土地的使用權、經營權,而且勞動所得、積累的資金還可以購買大型機械,進行多種經營,其物權完全歸為己有。一批民營性質的農民企業家誕生了。同時,國家資源即全民的資源也向全民開放,國家、集體、個人都可以有條件地利用全民的資源,興辦各類所有制的公司、企業,創業者中有返城青年、城市里的待業青年、復轉軍人,當然還有刑滿釋放人員等等。市場經濟中,民營經濟逐漸成為市場經濟中的一部分。這種經濟體制會使宏觀經濟產生自生動力,天賦活力,充分體現出人民是社會主義主人翁的地位,可使生產要素充分盡到人盡其才、地盡其力、物盡其用、貨暢其流的效果。即產生了科斯說的那種“邊緣革命”。東歐的社會主義各國,自“波匈事件”之后,也是有改革的。他們對計劃經濟、國有企業也感到頭痛,也在改,但全民的資源依然為國家所壟斷,他們推行的市場社會主義,一直沒有脫離“國家社會主義”的軀殼。直到變色易幟,社會上始終沒有產生一種人民群眾自己的企業家群體,既沒有民營經濟的增量,國有企業的存量又不斷萎縮。 

我國的改革開放事業經過近二十年“破”與“立”的努力,終于在1997年,黨的十五大確定了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一五”時期,我國的投資率為21.2%,“大躍進”的1958年,投資率為38%1959年為43%,而我國從2008年到2014年平均投資率高達46.63%,這是個極其重要的危險信號。但之所以沒有造成“大躍進”那樣可怕的后果,我認為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多種所有制經濟擔負起了既為國家減負,又為國家增富的重擔。以下我想說明兩個問題。

第一,怎樣理解“公有制為主體”的地位問題?我原來總把公有制的主體地位,理解為公有制企業在國民經濟中要占主體。1997年這樣說,誰也不會想到民營企業會在今天的國民經濟中占到五、六、七、八、九的比例。人們經常說到國有企業、國有資本,也請千萬不要忘記還有國有資源的問題。現在是否可以這樣理解,我國的全部資源,如土地、礦藏、森林、水流、海洋、金融、領空、頻道、大數據,哪怕就是今天看來還是不毛之地的沙漠、戈壁、高寒山區都是我國寶貴的資源,它的潛在價值都居全球前列。一切資源都向全民開放,為全民所有,這就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的本質特征,只要這些資源都是公有的(社會所有的),那么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就為黨的執政地位,奠定了牢固的經濟基礎。

當下我國的經濟體量很大,很多產品已生產過剩,政府應號召民營企業對國家資源進行開發性的投資建設。如國土整治項目、節約資源及環保項目、造血扶貧項目、資源開發性的科研項目。

第二,資源分配不公引起的社會問題,應積極列入政府的議事日程不能久拖不決。雙軌制下的資源分配,反映在生產資料、外匯、貸款利率方面,都有官價和市場價兩種。由于沒有及時并軌,并軌拖久了,從而造成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后期至九十年代初期大量的尋租現象,引起政治問題,這是改革開放初期,一則重要的歷史經驗教訓。

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土地和資本的資源分配仍存在雙軌制的弊病。低價征用農民土地,高價批租建設用地。另外,國企創造了25%GDP,卻占用了70%的金融貸款。由此造成的危害還要甚于前者。還有行政性壟斷的行業,壟斷著特殊資源,由此獲得壟斷性暴利,也被廣大群眾所詬病。

改革多年,國企和民企在競爭領域中的關系早就應該理清了。我認為,在這個領域中,資源配置的標準就是效率,而且是全方位的效率。即是指市場要起決定性的作用,政府的作用即是把這種配置資源的信號落實到位。冒昧說一句話,在競爭領域中,效率是檢驗一切企業優劣的唯一標準。同時,民營企業也不能成為壟斷企業。

四、結束語

 

蘇聯國家解體失敗已成現實,有人說現在俄國的GDP產出還不到一個廣東省。過去的榜樣,老大哥竟成這樣的現狀,能不令人唏噓,以蘇為戒嗎?19831222日,耀邦同志在討論第三個“農村一號文件”時講到:“蘇聯為什么幾十年富裕不起來?就是因為蘇聯領導層腦子里沒有老百姓,光搞鋼鐵,擴充軍備,爭霸世界。”(《胡耀邦文選》P.532)有人講,蘇聯失敗的教訓,往往是一個人,或兩個人,或幾個人的錯誤,這不是歷史唯物主義的結論。也有人講,是意識形態弱化的結果。恰恰相反,反而是蘇共的意識形態向群眾許諾的美好理想,宣傳的科學制度,遙遙無期沒有兌現的結果。還有人說,這是外來的陰謀所致,我不否認有西方國家長期文化滲透和冷戰的影響,但外因論同樣不能成立。現在俄國仍然與美國角力對峙,仍在進行軍備競賽,還在進行核較量,有多少精力發展經濟?

正反兩面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制度和體制也是一對矛盾的統一體,人們往往認為制度是矛盾的主導方面,認為制度有了一切都有了,制度可以決定一切,因而忽視體制對制度的作用和影響。試想,我國不把市場體制取代蘇聯“國家社會主義”的計劃體制,我國能夠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我國建立社會主義的基本經濟制度,不是制度和體制靈活地結合嗎?

蘇聯解體以后,把國有資產分給俄羅斯公民,每人1萬盧布的私有化證券,還要用25盧布的現金去購買,這難道就是幾代人為蘇聯社會主義所做的貢獻和酬勞嗎?這太令人心酸失望了。蘇聯解體期間,有個重要的加盟國,其能源、重工企業仍以國有名義存在,但已被權貴把持。在處理中小型國營企業時,則是先把企業轉變為集體所有制的企業,實際上是轉變為“企業所有制”,然后再股份化,最后完成私有化,臨門一腳的都是原企業中政府委托的代理人,他們原來就是以完成上級計劃任務的官員,又支領著政府高薪,他們本身就是蘇聯社會中的權貴,高薪階層,現在讓他們改制,焉有不私有化的結局?

  蘇聯長期“國家社會主義”的體制腐蝕著、演變著社會主義制度,制度也發生著與本體異制的異化過程。1991年“8.19”莫斯科發生政變, 1225日,戈爾巴喬夫辭職,26日蘇聯最高蘇維埃宣布蘇聯停止存在,蘇聯的制度被自己和平顛覆了,這是一幕體制顛覆制度的長劇。“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從蘇聯的教訓而言,中國的改革是有針對性的,我國全面的體制改革并未離開我國的社會制度,又大大增強了廣大群眾對社會主義制度的認同感、獲得感和擁護程度,同時,還尊重人類社會所創造出的一切文明成果,盡量將其豐富充實到我國社會主義實踐的內容中去。今后的改革,從一個角度來說,一定要以蘇聯“國家社會主義”的體制為鑒,將改革開放大業進行到底。引用前面古人未說完的話:“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后人而復哀后人也。”

 

20181128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體制顛覆制度的一幕歷史悲劇 ——...
胡德平:在北京大學“文史交響共...
胡德平:在胡耀邦同志塑像揭幕活...
胡德平:國民經濟發展的新需求
胡德平:耀邦同志對中國式社會主...
胡德平:耀邦同志關于消費思想的...
胡德平:耀邦同志關于消費的幾個...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黑龙江11选5开奖视频